当前位置:主页 > 咨询新奇 >基因改造蚊子计划‧廖中莱:不危害人民 >

基因改造蚊子计划‧廖中莱:不危害人民

   基因改造蚊子计划‧廖中莱:不危害人民(彭亨‧文冬4日讯)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重申,政府决定在文冬及马六甲两地进行基因改造蚊子实验计划,目的是为了人民的健康,希望通过这项实验方法更有效消灭黑斑蚊,以杜绝骨痛热症。这项实验计划在很多国家都有进行,大马政府在室内也已经研究了5年,现在要进入第二阶段,即将基因改造蚊子放在无人居住的森林进行实验,以观察这些蚊子如何生存、可以飞行多高多远,以及其安全有效性,如果实验成功的话,当局就会将这些蚊子放在有人居住的社区。“反对党不但极力反对这项实验计划,还歪曲事实,说被基因改造蚊子咬到的人会发疯,这是不确实的,卫生部的研究与作法绝对不会危害人民的安全。”他强调,大马迄今共有129人死于骨痛热症,比去年同时期的79人,增加了50人,情况令人担忧。“外国一些国家,比如菲律宾和越南,骨痛症病例暴升100%,大马则增加17%及新加坡则增加13至17%。”迄今为止,骨痛热症还是无药可救的疾病,没有疫苗,身体抵抗力强者可以活命,体弱者就面对死亡。因此,他呼吁人民合作,保持家居清洁与卫生,以杜绝可怕的黑斑蚊。廖中莱也是文冬区国会议员,他是于週五晚出席由文冬国大党妇女组联合文冬印裔妇女协会联办的屠妖聚餐会暨颁发书包给县内5间淡小学生仪式时,这幺指出。出席嘉宾包括彭州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沙拜区州议员兼国大党彭州主席拿督达温德兰,国大党全国妇女主席拿汀哥玛拉,国大党文冬区部主席依芭华丽也分别在会上致词。吁注射子宫颈癌预防针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说,乳癌是大马妇女的第一杀手,第二是子宫颈癌,希望妇女们在关注丈夫及孩子的健康之际,也不要忽略自己的健康。为确保未来妇女的健康,卫生部在今年开始,为所有初中一或13岁女生打预防针,以预防子宫颈癌。有打这个预防针的女性,超过90%不会患上子宫颈癌。“我们明年将继续为初中一或13岁的女生注射预防针,这样长期下去,未来的女性就会全部都打过预防针,不再受到子宫颈癌的威胁。”他披露,卫生部无能力为所有女性注射这种预防针,这种预防针如果在私人诊疗所注射的话,全套共3针的收费是介于750至1000令吉之间。斥火箭号召反对不负责任基因改造蚊子课题延烧,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严谴责民主行动党,在不了解基因改造蚊子实验计划的情况下,即迫不急待加以反对并计划号召1万人签名运动,以向政府施压暂停这项计划。斥製造人民疑虑週六中午,廖中莱在武吉丁宜新村召开记者会说,卫生部欢迎各方提供意见,惟不希望有人在不了解事实下,就製造反对的声音及号召签名运动,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民主行动党文冬社青团成员根本不了解这项计划,也没有询问过专家的意见,就进行反对及製造人民疑虑,引起人民担忧与不满,这是很不负责任的做法,这就以证明行动党旨在搞宣传。”他说,马华文冬区会将会在近期内召集文冬各种族社团组织与政府部门首长等,以进行一项汇报会。届时将邀请大马医药研究院的专家向公众讲解释放基因改造蚊子的目的、外国研究历史和成功机率等。为了国家及人民的利益着想,他劝请行动党稍安勿躁,应该以心平气和心态看待实验计划。他说,政府进行这项实验的目的是要消灭黑斑蚊,以让国人远离骨痛热症,因为此病迄今尚未有疫苗,无药可医。改造雄蚊不吸血人民勿担忧彭州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说,基因改造蚊子是属于雄蚊,而雄蚊是不会叮人及吸血的,希望人民不要过于担忧,也不要受到反对党的误导。基因改造如同阉割雄蚊他说,基因改造蚊子实验计划在外国许多国家都已进行,包括越南,新加坡,印度等都在做实验。大马于2006年开始研究,并分为3个阶段,第一是研究,第二是交配以及最后才释放入无人居住的深林。他也保证文冬人不会变成白老鼠。“以前在开曼岛做的实验方法,是使用辐射即比较落后的方法作实验,成功率高达80%。我们现在使用的是高科技方法,如同将雄蚊阉割,让它们与雌蚊交配后,生下的不卵子不能长大,也不能生存太久,并会自动死亡。这幺一来,黑斑蚊就会逐渐绝种了。”他说,基因改造蚊子在室内可生存30天,但放在野外至少可活7至10天,而且牠们飞行不远,最多200米,绝对不会飞到市区有人烟的地方。“卫生部官员将会密切监督这些雄蚊的动向,因为牠们的身上有发光体,很容易找到及捉回来。这些蚊子多是吃蜜糖为生。”他说,开曼岛释放的蚊子达330万只,大马政府只计划在文冬释放4000只,不足为虑,文冬市民儘管放心。火箭:许多病毒源自森林民主行动党文冬区社青团团长邹宇晖质疑,世界上很多病毒都是源自森林,美律区州议员拿督何启文和廖中莱政治秘书梁剑顺如何能够确保这项在森林进行的基因改造蚊子实验计划,会是100%安全?邹宇晖认为,艾滋病和伊波拉病毒都是从森林传播出来,这两种病毒就是通过动物传染给人类,所以不是因为这项计划在森林进行,就完美无缺。他也促请何启文和梁剑顺解释和回应由几位专家所提出的疑点,不要只是提出官方的论据,这样不具说服力。他强调,反对基因改造蚊子的计划不只是社青团在反对,而是包括马华的盟友民政党,以及数个非政府组织,所以马华应该与民同在,而不是一味指责社青团政治化。■数位专家提出疑点1.马来西亚环境、工艺与发展中心(CETDEM)主席古密星指出,基因改造蚊虫性别选择一旦失误,导致意外释出雌性蚊虫,将导致骨痛热症和基孔肯雅症传染,因为此实验并不保证性别选择正确无误。古密星也指出,基因在物种上、环境上的反应各异,基因改造雄蚊与野生型雌蚊交配后产下的孑孓,不一定如预测般顺利产生致死状态。2.消联合会总秘书莫哈末沙尼反认为,这些基因改造的雄性黑斑蚊,极大可能变种成为比骨痛热症更棘手的病源他指出,基因改造雄蚊与雌蚊交配后产下的孑孓,一旦接触饲养业使用的一种名为四环素(tetracycline)抗生素,就会减低致死状态效应,存活下来。消联也指出,政府提出的位于加勒比海的开曼岛案例并不是成功实例,因为该国没有依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程序,而且四面都是海,蚊子飞行範围没有受到控制;消联更指出,那些基因改造的蚊子当时只是针对破坏农作物的昆虫,不是人类的传染疾病3.细菌免疫学家拿督林传盛质疑政府是否有能力控制蚊子的传播能力、确切飞行地点,和在热带雨林活动后会否感染其他病毒,变成另一种超级病毒。因为,在开曼岛的实验,由于四周面海,蚊子不能飞出,就算要全面消灭也容易,但是在森林就无法预知。‧2010.12.0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