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引资下载 >港边青救赎之所(二)‧援助青少年‧从了解开始 >

港边青救赎之所(二)‧援助青少年‧从了解开始

   港边青救赎之所(二)‧援助青少年‧从了解开始协青社的服务主要有深宵外展队、蒲吧、嘻哈学校、历奇游戏、就业转介及临时住宿服务等,各部门之间有特定的服务範围,分工仔细,却也联繫紧密。从外展队员带回一个青少年,蒲吧社工要接手与之建立关係,住宿社工要深入了解他们的需求,以便给予适当的援助。青少年也可以依据本身的兴趣到嘻哈学校学习舞蹈、涂鸦或滑板等;如果需要一份工作,中心可以作工作转介,或让他们在蒲吧里从活动助理做起。我在协青社实习的7天里,每晚10时至隔天清晨6时,跟随深宵外展队全港跑透透,亲身体验协青外展服务的全面性。在蒲吧工作的人,大都非常年轻,有些是只有十五六岁的中辍生。有个十五六岁的小妹说,这里的同事很好,大家玩得很癫。我对香港人的印象不算好,觉得这里的人都不爱笑,很兇。每次出去用餐,招待员从来不跟你来亲切这一套,大家走路特别匆忙,独自走的就带着耳机,表情也很严肃。“生活压力这幺大吗?”我忍不住问。可是回到中心,我看见不一样的香港人。这里的工作人员很多是前会员,以前在这里玩,后来在这里上班。别以为他只是看顾柜台,中心的游戏他们大都会玩,因为陪青少年玩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玩,只是建立关係的途径。他们还会通过交谈来了解对方的家庭背景,评估是否有危机需要介入或转介其他部份。缺安全感外展队员陪宿难怪每次接了离家出走的青少年回来,外展队会先将他们交给蒲吧,再找工作人员带他们认识中心的设备,陪他们玩,最后还得留下一个外展队员陪伴他们上宿舍过夜。队长阿风解释,“他们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会觉得没有安全感,有人陪伴,跟他们玩玩聊天,可以建立关係,也可以让他们对这个单位有安全感,以后有事回来求助的机率会更高。”越来越觉得协青社的服务不简单,每个部门之间的联繫非常强。每个部门都很重要,而每个部门都有各自负责的事项,不逾越,所以他们可以很专注地处理自己的分内事,其他的,就放心地交给其他部门去处理。说到玩,这里的工作人员可是玩家。中心有一个部门叫历奇天地,里头有高10层楼的盘石墙、4层楼高的缘绳下降、设在15层楼高的挑战游戏等,而这些高危险游戏的专业教练,就是中心内的工作人员。有家不回多来自问题家庭第一天来到协青社,就在楼梯口看到一班年轻人抽烟,心想这个青少年社团还真开放。后来才知道,原来蒲吧不允许抽烟,所以他们只能在入口处抽烟。蒲吧里头有很多玩意儿,其中一个是网咖,有十来部电脑,里头灯火还算明亮,除了轰轰响的电玩声,里头完全没有烟味,在这里上网玩电玩比市价便宜。网咖旁边有一间小房,里头摆着一架钢琴,角落还有抱枕可以睡觉。比在外面流蕩来得安全有一次半夜两点多接了一个离家出走的男孩回来,发现网咖里头还有十来个少男少女。男孩在上网,女孩则在旁边的舞蹈室练舞,看样子只有十三四岁。“现在都几点了?还不回家?他们爸妈不会担心吗?不会来骂协青社教唆他们子女半夜不回家吗?”我充满了疑问。队员辉城说,“如果这个时间他们有家不回,而且父母也不来找,你就知道他们跟家人的关係怎样。他们来蒲吧,至少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和社工看着,总比在外面流蕩来得安全吧!”是的,这不就是蒲吧成立的目的吗!外展队厚着脸皮死缠之前就听外展队员说他们遇过最难搞的青少年,就是完全不理他们的。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他们会唱双簧,自己说自己笑,或者索性站在一旁听他们说话。第三次外展,我总算有缘遇见“难搞的人”。我个人对抗拒特别敏感,如果觉得人家不喜欢跟我谈,我会识趣地走开。但是外展队员却厚着脸皮死缠到底,我甘拜下风。当时那一群人就自己玩自己的,很明显是要给我们难堪。但是队员还是很有耐心地“陪说陪笑”,了解他们深夜不回家的原因,评估他们当时是否面临危机,最后还把协青社的服务介绍完了才收队。蒲吧的设备在我这个外地人的眼中,是应有尽有的,不过当天倒是从这群人的口中听见不喜欢的声音,比如不可以抽烟、不可以喝酒又不可以讲粗口,年纪大一点的都不会去。我想,一个再完善的设备,还是会有人不喜欢吧!正如那些来这里玩的人,也不见得就喜欢这个地方。不过,有个地方可以去,总好过在街上闲逛吧!离家出走青少年逐年增加我跟队七次,出外把离家出走的青少年接回中心有三次,临时自己摸上门要求住宿也有两三次。根据协青社提供的数字,香港每年就有超过7万名青少年离家出走,而协青社服务过最年幼的只有6岁。6岁就离家出走?我想起近年来马来西亚离家出走的少女已经“进化”到十二三岁,不禁捏了一把汗。我疑惑,到底是有了临时寄宿中心,才让青少年肆无忌惮地离家出走,还是有了青少年无家可归,才有了寄宿中心?外展队已有20年辉城说,全港现有18支政府资助的日间和深宵外展队,而协青社外展队已有20年之久。“政府不会无端端去资助一个团体,当然是看到社会有这个需要,才会藉由民间的力量去推行。”在马来西亚,离家出走的青少年也逐年增加。如果我们也有间如此完善的危机介入中心,对于想要暂时逃离家里的青少年而言,会不会是更好的选择呢?阿风问我,“你是不是要在马来西亚办一间这样的中心?”我当下哑口无言。经过这几天的观摩,我实在不敢说“要”。这幺完善,这幺庞大的一个机构,需要多庞大的人力才力啊!处理危机做心理辅导第三天外展,我们才出队巡了两三个屋邨,就接到中心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在蒲吧里头打架,要紧急送走几个青少年。我们在停车场接走3个青少年,把他们送回家后,又去医院探望打架受伤的孩子,然后又送他们回家。才回到中心,就接到电话要去接一个被父母赶出来的孩子。我现在总算搞清楚,原来外展队是负责危机处理,除了外出寻找有危机的青少年,把他们带回寄宿中心,还有很多突发事件要处理。孩子都已经离家出走(或被赶出来)了,心里肯定有些问题需要辅导解决的吧?阿风说:“寄宿中心的社工会跟进。他们会跟孩子沟通、辅导,评估他们的状态,再联络家人,协助修复双方的关係等等。”最后一天外展,我们才出发就接到通知,说要去警局接一个女孩回来。她离家出走,家人报失,所以警察来把她带走。由于父母要她暂时住在中心,我们就去警局把她接回来。途中刚好有个空档让我和她单独聊天。聊着聊着,发现孩子面对的问题都差不多,不外是与父母有代沟之类的。可惜当时赶着去天水围,没有机会多聊。不过,套用阿风的话,“每个部份都有自己负责的工作,如果外展队要兼顾所有工作,那幺外展工作就无法做好。”社工是两代治疗充沟通桥樑最后第二次外展,我们下班的时间有点迟,因为早上6点又跑了一个地方,去关心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孩。这个女孩一个人跑出来,对于未来,她充满了期待。但是队员觉得她想得太完美,所以想要给她援助,问题是她不接受。队长阿风说,儘管她不接受寄宿,但是还得继续跟进她的状况,跟她建立良好关係,万一她需要援助时,才会想起协青社。建立关係很重要“我们很重视后继跟进,要帮助一个人,把他从危机中带回来,这只是第一步。带回来之后,要去了解他们的需要,如果有必要,社工要得联络对方的家长,在两代治疗做沟通的桥樑。这个过程很重要,而且非常漫长。”在短短几天内,我发觉外展队做事总考量着未来,提供一次性的服务是简单的,但是一次过后,他们的问题是否就解决了?他们是否学会独立解决问题了?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安全吗?因此,建立关係是他们非常注重的一环。陪玩了解近况外展队的服务真是千奇百怪,一次大工程的暴走车只服务十个人,每天出队只找三四群人聊天,一路上用iPad和电话辅导来电者,接到青少年的电话说很闷,他们还会山长水远跑去陪他们玩。去“陪玩”的途中,阿风交代我:“我会叫他们坐下来玩,你找机会跟他们聊天,多掌握他们的近况。”我们半夜两个点多到达目的地,只见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已在屋邨楼下等我们。看着他们上车,我第一个想法是:如果发生在马来西亚,我们会不会被控告拐带儿童?下班回到中心,队员还得写报告,将当天接过的电话、见过的人、做过的事,一一记录下来。从第二天外展前的汇报,我又了解到,原来通过前一天的“陪玩”,他们又掌握到这两个孩子的近况。我还挺喜欢外展队的与时并进,除了热线服务,他们也善用Wechat、Whatsapp、Line,所以每次一上车,队员就要忙着回复信息。这方面,本地辅导机构不妨参考参考。/副刊‧报导:陈韦静‧2013.10.0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