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引资下载 >港边青救赎之所(一)‧夜夜寻找不回家青少年‧助导人生方向目标 >

港边青救赎之所(一)‧夜夜寻找不回家青少年‧助导人生方向目标

   港边青救赎之所(一)‧夜夜寻找不回家青少年‧助导人生方向目标一个助人的机构,要做到甚幺程度才算全面?在香港西河湾,就有一所边缘青少年一站式危机介入中心,协助範围从内到外,所提供的服务更紧贴青少年的喜好,牢牢捉着青少年爱玩爱闹同时又要关爱的心。协青社早在20年前首创深宵外展队,半夜主动出击寻找夜晚不回家或离家出走的青少年,并将面临危机的带回临时住宿中心,再安排社工提供个人或家庭援助。在高15层的协青社大楼里,蒲吧是紧贴潮流的娱乐场所,包括有Band房、篮球场、舞蹈学校、桌球室、攀石墙、唱K房、网咖等,目的是提供青少年一个健康安全的休闲场所,再通过驻守工作人员或社工,引导他们找到人生的方向与目标。近年来大马的治安急速恶化,不仅诈骗集团横行,强盗抢夺以及重大窃盗案更是无日不有,犯罪年龄层更是明显下降――新山一美容院老闆娘被劫杀,其中一名涉案的女匪年仅15岁!早前被警方瓦解的一个偷车团伙,年龄最小的竟然只有11岁,年纪最大的也才16岁!如何防範青少年误入歧途,香港为边缘青少年提供危机介入服务的协青社是值得我们参考的样板。五六年前,笔者在青少年工作上遇到瓶颈,随意在谷歌打下“边缘青少年”的关键字,竟然闯入协青社的页面。协青社是一所专门协助边缘青少年(边青)的一站式危机介入中心,位于香港西湾河,一个港剧鲜少听闻的地名。何谓一站式危机介入中心?首先,协青社设有一个深宵外展队,每晚10点至隔天清晨6点,队员会开车到处寻找不回家的青少年(称为夜青),透过聊天了解他们深夜流连在外的原因,并将面临危机的少男少女带回危机介入中心,交由社工提供即时的援助。即使没有面临危机,青少年夜间不回家,接触到不良文化的机率也相对提高。于是,协青社又在15层高的建筑物内,开闢了各种娱乐设施,名为蒲吧。蒲吧堪称是健康的娱乐场所,里头有Band房、篮球场、舞蹈室、桌球室、泳池、攀石墙、唱K房、网咖等等,概念是将青少年喜欢的活动搬回中心,避免他们流连在外受到不良影响。培养自力更生能力留住青少年后,接下来的目标是协助他们确定人生方向。于是,协青社又为有需要的青少年提供就业服务,给予他们工作训练,再将他们转介到其他机构或公司上班,培养他们自力更生的能力。一个人不会读书,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其他才能。有鉴于此,更贴近青少年喜好的嘻哈学校正式成立,从街头舞、霹雳舞、涂鸦、乐队到滑板,旨在透过专业的训练,将纯粹的兴趣练成专业,从而建立他们对自己的信心,甚至成为专业的表演者,找到生计。外展队社工Ah Man(51岁)脸露自豪的神情说:“我们有很多青少年出国比赛拿很多奖,回来后在嘻哈学校教舞。协青社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笔者随意翻开嘻哈学校的传单简介,果然发现不少导师都曾在国内外比赛得奖,目前是专业的舞蹈老师。年头决定去协青社走一趟。与协青社接洽后,才知道他们也提供青少年工作者、教育工作者与社工等相关人士培训。这个负责部门的名字也是响噹噹,叫“香港青年学研究中心”,我差点误以为是一所研究所。他们将来上培训课的人士称为实习生,而我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他们第一个马来西亚实习生。半夜蹓跶危机更大中心给我安排的实习单位是深宵外展服务,据说这是协青社在香港首创的服务。目前香港共有18支区域性外展队,并由政府资助运作,可是协青外展队不在政府资助的名单内。没有政府的资助,协青外展队相对更加自由,比如18支区域性外展队受限在特定地区服务,可是协青外展队可以穿梭整个香港,并且支援其他外展队。社工Ah Man说,曾经试过有青少年在两个区域中间的灰色地带出事,结果两地外展队受到区域限制,无法出队,最后唯有向协青社寻求援助。外展队跑遍大半个香港队员林辉城(26岁)则说,其他外展队都是半夜2点下班的,可是协青外展是每晚10时至翌日早上6时出队,必要时会加班。“半夜2点后还在街上溜逹的人,其实他们面对的危机更大,更需要外展服务。”所谓的出队,是指外展队员驾驶“外展车”到青少年出没的地方,如麦当劳、公园、商场等,搜寻那些18岁以下离家出走或无家可归的青少年。在香港实习的7个晚上,我就这样跟随外展队跑遍了大半个香港,从西湾河、天水围、元朗、柴湾、尖沙咀……还有许多我未曾听闻的小地方。除了每晚“巡街”,外展队还有热线服务,Whatsapp、Wechat、line聊天室。每晚出队,他们都会拿着两台手机、iPad。偶尔会有学校社工、家长来电,要外展队帮忙寻找不回家的青少年。第一步走进他们世界一直以为协青社是专门协助边缘青少年,但是第一次夜展后,笔者发现他们做得更多的是预防工作。就像播种子一样,到处认识青少年,介绍协青社的服务,等待有一天他们或身边的人需要时的一通电话。第一晚,笔者跟着外展队去巡了四五个屋邨后,才终于找到3个青少年。他们坐在屋邨下的公园聊天,我们主动上前去跟他们打招呼。队员林辉城说,外展队员一定要主动,主动去跟他们搭讪,主动走进他们的世界。跟他们聊了一会儿,我觉得他们纯粹是在这里聊天,应该不是外展的目标。可是林辉城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打算,继续跟他们聊着,从学业、他们吸的烟、平时的消遣活动,足足聊了一个小时,最后才正式介绍协青社的服务。你用多少心思他们感觉得到回程他解释,一个青少年的生命出现过这幺多人,从学校、家里,到朋友,即使他们真的遇到问题,他们可以求助的人还是很多。“外展队员不过是短暂出现过一小时的陌生人,你要怎幺让他们在有问题时想到你?这个才是难题。“所以今天有机会跟他们交流,你放多少心思、精神、诚意和时间在他们的身上,你在他们的心里就有多少`份量’。将来他们遇到麻烦,你出现的机率就会更高。”他又说,青少年的社交圈子很大,接触他们,其实也在接触他们背后的圈子。“我们看重的是他们背后的圈子。他们不一定需要外展服务,但是难保有一天他们的朋友不会需要。”暴走车用玩乐辅导对象第一天来到外展部就被队员叫去搬东西。原来每个星期五或六,外展队都会开着一辆5吨重罗里,载满各种青少年喜欢的玩意儿,去比较乡村偏僻的地区“摆摊”,再约当地的青少年前来玩。当天我们7个人一共出动了三辆车,一辆5吨重的罗里(就是暴走车),还有两部七人车。罗里上面都是涂鸦,前后两边放了两部投影机,车外又摆两部投影机,一部是唱K用的,三部是打电玩。暴走车的概念源自日本,协青社把它改装成一个小蒲吧,里头有风扇和发电机操作的冷气机(但还是有点闷热),有地毯和公仔,卡拉OK和电玩,罗里外面则摆了一堆玩具,有牌玩、滑板、羽球、兵乓球,还有健身器材。人太多会变成纯粹玩乐队员会先约好他们要辅导的对象。不过当晚只来了4个人,所以中途我们4个人又分乘两部车到处去找夜青,邀请他们过来玩,但也不太顺利。我问同车的辉城,每次暴走会有多少人来参加?他的回答教我惊讶不已:“10个就差不多了,因为人太多,我们兼顾不到,就会变成纯粹的玩乐,跟暴走车的宗旨不符。”当晚我们坐了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回天水围,之前他们又花了一个小时搬东西上车,去到又花了一个小时摆东西、收拾东西,结束后还要载送4个男生回家,可是单单工作人员就7人了。这幺庞大的工程,目标才10个人?提供夜青健康活动中心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协青社可谓发展神速。在短短13年间,协青社从初期的一个小单位,迅速发展成一个拥有15层楼高的中心。这样的办事效率,果然体现了香港人实务及高效率的精神。协青社成立于1991年11月,创办人是李文烈博士。成立初期,协青社只是一个佔地1000平方尺的单位,为青少年提供住宿服务及24小时的电话热线。不到一年,协青社就开设了男女中心(住宿),第三年更首创深宵外展服务。到了1997年,协青社又开办了男自立堂,为立志自立生活及就业的青少年提供住宿及就业服务。蒲吧的成立,目的是提供不回家的夜青一个多元文化,又安全的地方进行健康活动。直到2004年,嘻哈学校正式成立,从街头舞、霹雳舞、涂鸦、乐队到滑板,旨在透过专业训练,让青少年找到个人方向,建立自信心,甚至成为专业的舞蹈员或乐队,藉此找到生计。协青社的服务範围非常全面,从引导青少年回到正途,再培训他们的求生技能。当一个青少年能从生活中找到目标,找到成就感,要把他们带回正途,还会难吗?採访手记义工要有心也要有钱香港在社会服务方面做得非常出色,这些组织大多有政府资助,即使没有定期资助,也能够提呈计划书向政府申请活动经费。此外,在社会服务领域上班,哪怕是非营利组织如协青社,工作人员也都是受薪的。协青社也接受义工服务,但不是主力,义工主要是人手不足的时候,才会到来帮忙。平常日子,真正在服务的,都是受薪的员工。一个助人团体要完全依靠义工支撑,这是相当困难的。当年笔者在大马的非政府团体服务,就看过不少有心人,最后在生活、工作的压力下,不得不离开助人的领域。义工纵然有心,但是现实生活不能不顾,这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投入的时间、精神与热诚。将助人工作变成一份职业,让助人者免去生计的烦忧,全情投入在助人的事业上,笔者认为,这是香港社会服务工作之所以成功的因素之一。/副刊‧报导:陈韦静‧2013.10.0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