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引资下载 >只要有好点子与坚持,谁都能飞! >

只要有好点子与坚持,谁都能飞!

  

沙宣〈Vidal Sassoon〉是美髮界的名人,在一九六○年代,他的客户包含当时的大明星与偶像,例如玛莉‧关、辛普顿,以及米亚‧法萝。他的创新作品包含短鲍伯头、五点式几何剪髮,以及希腊女神风,并且取代了一九五○年代流行的蜂窝头。

不懈的坚强意志

沙宣的童年在伦敦东区度过。父亲抛弃了母亲,他们被阿姨收容,沙宣和其他四个孩子一起住在阿姨的两房公寓。后来情况恶化,母亲把他和另一个兄弟送进孤儿院,六年之后才有能力再把他们接回家。青少年时期的沙宣热切渴望成为足球选手,但母亲坚持要求他去当美髮学徒,认为这个工作比较稳当。

他说:「我当时十四岁。在英国,除非你家世很好,否则在这个年纪就必须面临离开学校讨生活的命运。我跟着一个好人当学徒,他是在白教堂路上执业的柯恩,是个非常有纪律的人。那年是一九四二年,还是大战期间,几乎每天晚上都有炸弹从天上掉下来。伦敦被德国空军摧残,我们每天上班还是必须把手指洗乾净、裤子烫平、鞋子刷亮。跟着他的这两年,他要求的纪律虽然造成不便,却让我的生活获得必要的规律性。

在那之后,我休息了一阵子,因为我还不确定是否要进入美髮界,而且我那幺热爱足球。最后决定的因素,我想大概是因为可以看到很多漂亮女生,当然,还有我母亲在后面推动。刚开始,因为我有东区口音,所以像雷蒙这种西区的大型美髮店都不愿意雇用我,那个时代就是这样。」

他花了三年的时间上正音课,好让他能在比较好的美髮店找到工作。「我知道我得学着经营自己,所以我晚上还到其他美髮店教课,用我的小费坐公车去西区看戏。我可以赶上早场,欣赏伟大的莎剧演员,像是劳伦斯‧奥利佛〈Laurence Olivier〉或吉尔古德〈John Gielgud〉,设法模仿他们的声音。」

一九五四年,他和人合伙开了一家很小的美髮店,位于伦敦相当时尚的庞德街上,一栋建筑的三楼。「庞德街很奇妙,它代表了西区,就是当初没有人要雇用我的地方。打进西区就表示我要成功了,我决心要改变、要创新,否则宁愿离开美髮界。对我来说,美髮不只是让头髮蓬鬆或编髮型,而是整体架构,以及视觉效果。」

他们开业第一週只赚进五十英镑。但两年之后,因为业务蓬勃发展,他们终于能搬到庞德街上比较「对」的另一端,与顶尖的美髮店竞争。

「六○年代的伦敦是个充满魅力的地方,蕴藏着惊人的活力。我们要推翻上一代的做事方法,我也不断开发新点子。所有的一切都在改变,音乐、穿着,还有艺术。所以我看得很清楚,美髮界必定也能有一番新气象。」

果然,沙宣有一天偶然看到的景象,让他产生新的视野,也转化了整个美髮界。「一个星期六,我看到美髮师正在帮客户吹乾头髮,他只用梳子和吹风机,没有使用髮捲。我整个週末都想着这件事,等到星期一就问他为什幺用那种方法。他说因为赶时间,不想等客人慢慢用烘髮机。我说:『不论是不是比较快速,我想这是个重大发现,我们要继续研究。』这就是吹风乾燥法的起源。」

沙宣后来开创一波剪髮与髮型的革命,美髮工业与全世界女人都因而改头换面。

「我脑子里总是有各种髮型。我记得在一九六四年帮柯露婷登〈Grace Cruddington〉剪了个『五点式剪髮』,然后跟她一起飞往巴黎。我想要亲自在杂誌编辑面前展示这个髮型,我相信我们做出了特别的东西,但也得让别人亲眼看到,看到头髮摇动飘荡的样子。这全是剪刀的功夫,我们的座右铭就是『不要浮夸』。后来我们攻占了《ELLE》杂誌好几页的版面,他们本来要介绍捲髮,但却爱上了我们的东西,之后有更多人邀请我们拍照或巡迴展示。一九六五年,我受邀到纽约发表一场展示,大约五家报纸都做了报导。第二天的《纽约时报》把我们放在美容版版的头条,报章杂誌登满了我们新创的几何剪髮。我们成功了!我们把鲍伯头带进了美国。」一九六七年,他在伦敦开办沙宣美髮学校,如今在世界各地都有分校。「『分享知识』一直都是我的哲学,我们的学院与教育中心充满活力,这就是年轻人在创意领域突破限制的凭藉。我告诉他们,如果你有好点子,就放手去做,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做。你可以接受好的建议,但要确定那是好的建议,然后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做。我们已经在这一行很久了,对我来说,『长寿』就是把稍纵即逝的片刻变成永恆。」

沙宣创造了新髮型,以及时尚与风格的新视野。他不仅在发现机会的时候紧紧把握住,也在他採取行动的时候,又创造了更多机会。

摘自《让天赋自由》

只要有好点子与坚持,谁都能飞!

Photo

相关文章